荷鹤图

2018-01-29

历史渊源

《荷鹤图》是清末画师曾寿山与第一家开绣庄的绣女胡莲仙合作的艺术结晶。 曾有人如此评论:“一绣开先河,诗画书绣印,一梦芙蓉盛,湘绣万世名。”《荷鹤图》集诗、书、画、印、绣5种艺术为一体,开现代湘绣先河,更在于它的画面典雅,突破了以往湘绣的大红大绿;

 

《荷鹤图》

情感交流

“素萼羞蒙别艳迟,鸟花归合(鹤)在瑶池。无情多恨何人识,月晓雨清影荫时”。当年,画师与绣女,大户与小家,是冲不破的门第,是越不过的藩篱。多情自是伤离别,离别总是最伤人,不忍绣又得绣的落款:“采莲使女题”。还专刻一枚印章将“情思”缀上,将希冀盖上。《荷鹤图》融“诗画书绣印”与爱情故事同在,也定格在现代湘绣艺术的历史长卷中,绝无仅有的作品为湘绣在世界非物质申遗赢得了最重最关键的点睛之笔。

曾经为湘绣“申遗”时作出特殊贡献的《荷鹤图》,其背后隐藏了一个“无情多恨”的故事。同时,正是这幅“一绣开先河”的作品,使湘绣从此进入宫廷,走向世界。

湘绣“申遗” 面临前所未有的险境,一幅1868年的《荷鹤图》使之化险为夷2005年12月,中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进行网上公示,一直在为湘绣“申遗”奔走的人们一看傻了眼:中国“四大名绣”中的苏绣、粤绣、蜀绣均在列,唯独没有湘绣。

针法

用了湘绣中最典型的针法——掺针,这种针法特殊之处是颜色的过渡不留痕迹;用线细腻,将平常的一根粗线用指甲‘劈’成16股,它有着画的特质,又是对画的超越。遥想,当时才女胡莲仙绣着情郎的画,何其用心用意,何等情不自禁地针下生辉、绣丝生情,一生的情就这样悄悄绣在了荷鹤上诗行里,挥针走线浅浅深深浓浓淡淡绣每一个字每一行诗,针针总关情全是情

“一绣开先河,诗画书绣印;一梦芙蓉盛,湘绣万世名。”有人如此评价《荷鹤图》在湘绣史上的地位。《荷鹤图》标志着湘绣由“点缀”、“装饰”的位置走向大雅之堂,与绘画、雕刻一样,成为一门艺术;作品由村妇们“换几个小钱”补贴家用,变得要用重金收购了,进而走向世界,成为博物馆的藏品。

由于湘绣兼具收藏和欣赏价值,且近年来湘绣拍卖价格飞涨,湘绣收藏热正在升温。“在广东、浙江等沿海一带,万把两万元左右的湘绣藏品很容易脱手”。